<tt id="aa3jw"><ruby id="aa3jw"></ruby></tt><mark id="aa3jw"></mark>

<big id="aa3jw"></big>

  • <output id="aa3jw"><ruby id="aa3jw"><dd id="aa3jw"></dd></ruby></output>
    <acronym id="aa3jw"></acronym>
    1. <output id="aa3jw"><ruby id="aa3jw"><address id="aa3jw"></address></ruby></output>
      <var id="aa3jw"></var>

      1. <var id="aa3jw"><delect id="aa3jw"><source id="aa3jw"></source></delect></var>
      2. <code id="aa3jw"></code>

      3. <meter id="aa3jw"><strong id="aa3jw"></strong></meter>
      4. <mark id="aa3jw"></mark>

        1. <output id="aa3jw"></output>
          燃文小說 > 修真小說 > 虛無修途 > 第二十五章 悠兒之死!
              “噗呲!”這是刀砍進肉的聲音,鮮血四濺,周悠兒被一刀釘在地面上,她的傾城容顏面目全非,尸體倒在血泊中,抽搐了兩下,再沒有了任何動靜...

              流向四周的血跡像是散落滿地的玫瑰花瓣,花瓣中央的周悠兒,就像一朵孤苦伶仃的百合花,獨自凋零。燃?文小說  ??? w w?w?.?r?a?n?w?e?n?a`com

              “啊!!!!!!”閃閃怒吼著,一腳踢在那黑氣活尸的身上,隨著一聲悶響,這黑尸直接被他踢的粉碎,化為一團血霧。

              五段云梯,被他壓縮在自己腳上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利用這五段沖擊的一腳,仿佛踢出了一個沖擊波,威力極強!

              空中一個翻轉,火龍訣隨之而出,發出十二分的威力,擊打到另外一具活尸頭上,直接一拳將其頭顱打飛,火龍吞噬,此人瞬間灰飛煙滅。

              閃閃落地時,單膝跪著,猛地抬頭,雙目赤紅的看向慕容的位置,他站起身子,腳下急速的沖了過去。

              周悠兒的尸體就在他身后,他沒有回頭看一眼,因為他不敢看,他不敢相信,記憶中那個喜怒無常,長相可愛的少女,此時此刻正毫無聲息的倒在這血泊之中,渾身冰涼...

              慕容左右手各握一塊靈石,額頭冷汗冒了下來,他正在瘋狂的補給自己缺失的靈力,補靈過程中,同時一直關注著閃閃那邊的狀況,連他自己都沒想到,這尸蠱操縱的尸體居然真把那小爐鼎給殺了。

              慕容現在可以說懊悔不已,此行的目的不但被自己親手葬送,如今還徹底激怒了一個筑基修士。

              “慕容上仙!”

              慕容眉頭一皺,他聽到一個頗為熟悉的聲音,但卻一時想不起來聲音主人是誰,也懶得搭理,大腦飛速運轉思量著如何逃過此劫的對策。

              如今的慕容傷得太重,連平時一半的實力都施展不出來,再加上對方怒氣滿滿,自己再做糾纏估計必死無疑。

              除非,此刻有個血肉之軀能被自己吸取生機。

              嗯?

              慕容一愣,隨即大喜,他‘唰’的一下回頭尋找剛剛聲音的主人。

              他看到了兩個天使,這兩個已經被自己遺忘的一干二凈的天使。

              蛟龍幫的張二狗和戴寧!

              這兩個傻蛋躲在不遠處的一個石頭后面偷偷的對自己這里招著手。

              “哈哈哈哈哈,真是天不亡我啊!”慕容仰天大笑,兩只手握成爪狀,朝著二人方向虛空一抓,張二狗和戴寧身體懸空,‘嗖’的一聲飛了過去。

              “慕容上仙,您這是....”戴寧覺得不太妙,想要掙脫,卻無奈被抓的死死地,完全掙脫不開。

              “哼!你們起作用的時候到了。”

              他的左手抓住戴寧,右手抓住張二狗,都是抓在天靈蓋位置,猛地吸了一口氣。

              二人爆發出震耳的慘叫聲,渾身發抖,硬朗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瘦,干扁!

              不一會兒,張二狗戴寧二人已然變成了皮包骨頭的人干,被慕容隨手的丟棄在地上。

              他活動了下脖子,從地上站起來,大手一揮,將八卦盤的防護收了起來。

              這一連貫的事情,只發生在頃刻之間。

              閃閃看著兩個活生生的人頃刻間便被抽干了生命力,意識到面前的這人,并不是所謂的蟲修。

              而是在修仙界人人喊打的邪修!

              邪修的修煉方式極為惡劣,一般是通過祭獻別人生命來提升自己修為,像這樣抽取別人生命力治療自己對他們來說只是家常便飯!

              王閃閃心中明了此刻的慕容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但他前沖的速度卻絲毫不減!

              赤紅著雙眼,他再次加速,一躍而起,雙臂繞龍。

              慕容再次拿出八卦盤,神識催動,與之前相反,現在是白色褪去,黑色逐漸沾滿盤面。

              他從剛剛就在奇怪了,即使對方有筑基修為,但是從到到尾,他都沒見到對方有過一次補靈,而且期間還受了那么重的傷。

              此人身上絕對有秘密!若他得到這能讓體內儲存如此多靈力的辦法,絕對可以讓自己實力又進一大步!

              想到這里,他舔了舔嘴唇,面露殺機!

              圓盤表面一股黑色凝聚溢出,飛快的涌向王閃閃,將其包裹其內。

              這黑色阻止了閃閃的前沖,他失去了方向,前后左右,入目之處全是黑色。

              腿上一疼,他感到被什么咬了一下,低頭看到自己的腿上趴著一只指甲大小的蟲子,嘴巴尖長,已經一半插進自己的肉中。

              閃閃猛地用力,將這蟲震了出來,拳伴火龍將其直接燒成灰,剛解決一只,脖子上又一陣同樣的痛感傳來,一把抓起第二只蟲子直接捏爆。

              慕容冷笑著看不遠處的閃閃,一個人措手不及站在那里拍打身上的蟲子,而在他的四周,在半空中飛著十幾只一般無二的蟲子。

              八卦盤的那黑色,只是暫時讓他視覺感官中充滿黑色,看不到自己身體外的任何東西。

              雖說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傷害,但是修士斗法,瞬息萬變,哪怕只有一秒,也能成為一方生死存亡的關鍵所在。

              慕容手上沒有自信能一擊擊殺一個筑基修士的手段,所以他祭出了這十分稀有的‘噬靈蠱’。

              噬靈蠱的能力就是吸收修士體內的靈力,再傳送到自己主人的體內。

              利用閃閃‘失明’的這段時間,他祭出十幾只‘噬靈蠱’同時出動,量此人修為再高,體內蘊藏再多靈氣,也能被瞬間吸個精干!

              失去了靈力的王閃閃,最后的結局只能是任他宰割。

              殊不知,閃閃體內并沒有絲毫的靈力可以給他吸收。

              王閃咽了口唾沫,他感到自己身上同時爬了十幾個蟲子,他不知道這些詭異的蟲子有什么能力,但理智告訴他,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在身體不同部位同時傳來痛感時,閃閃操控雙龍,從自己的雙臂離開,游走身上。

              與此同時,黑色褪去,他的視線重新恢復了光明。

              恢復后的第一眼,他就看到,一直不敢與自己近身的慕容,此刻手上拿著一把紅色的匕首,揮舞著向自己這沖來。

              閃閃心中疑惑,對方這怎么主動和自己近身了?但也只是疑惑了一秒,在清理完身上的蟲子后他不假思索的踏出一步云梯,瞬間貼近對方。

              他看到對方的面孔,布滿了不可置信,張嘴似乎想說些什么。

              但是王閃沒有給他機會,他此刻滿腦子都是將對方千刀萬剮,為悠兒報仇!

              二龍融合,游走到其左腿之上,加持剩下四段云梯于腳上,一個鞭腿。

              死的很徹底,這一腳,踢得慕容攔腰截斷,直接斷成兩半!

              上半身的慕容,嘴角抽搐了兩下,再無聲息。

              他到死都不明白,自己犧牲十幾只珍貴稀有的噬靈蠱,同時吸收對方靈力,哪怕每只只吸收了一瞬,那也足矣將其吸干了啊!

              他憑什么還有靈力施法,并且絲毫不弱于最開始的威力,他的靈力難道是個無底洞嗎?

              只可惜,他再也無法得知...

              “噗”,結束了戰斗,站在慕容尸體旁邊的王閃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眼前一黑,他倒在地上失去意識。

              王閃閃一直是用一口氣強忍著自己站到現在,持久性的施法,即使不需要損耗他的靈力,但也讓他的身體超出了負荷太多太多。

              一下凝聚五段云梯在自己腳上,其實是他第一次施展,之前的他最多也只能一下凝聚三段而已。

              使出那招之后,他的雙腿,已經麻木感覺不到任何感覺,更何況他第二次又一下凝聚了四段。

              再加上多次使出火龍訣,讓他的身體機能幾乎損壞的差不多了...

              悠兒死后,閃閃就抱著與對方同歸于盡的心態與其死磕,他堅持到如今,全靠那股意志。

              擊殺對方,讓他一直提著的那口氣猛然釋放,現在的閃閃,幾乎處于半殘的狀態,甚至還能不能醒來都不好說。

              閃閃暈倒之后,在其身邊慢悠悠的走來了一個身影。

              那身影,站在閃閃身邊,面無表情。
          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