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aa3jw"><ruby id="aa3jw"></ruby></tt><mark id="aa3jw"></mark>

<big id="aa3jw"></big>

  • <output id="aa3jw"><ruby id="aa3jw"><dd id="aa3jw"></dd></ruby></output>
    <acronym id="aa3jw"></acronym>
    1. <output id="aa3jw"><ruby id="aa3jw"><address id="aa3jw"></address></ruby></output>
      <var id="aa3jw"></var>

      1. <var id="aa3jw"><delect id="aa3jw"><source id="aa3jw"></source></delect></var>
      2. <code id="aa3jw"></code>

      3. <meter id="aa3jw"><strong id="aa3jw"></strong></meter>
      4. <mark id="aa3jw"></mark>

        1. <output id="aa3jw"></output>
          燃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醫等狂兵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你是哪來的變態
              “加持界空兵器,好啊!”

              “有界空之力加身,我們圍醫大圣都有贏的機會吧?這回一定要把劉風這個懷著狼子野心的小崽子干掉。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老祖宗,請你們為我們加持界空力吧,我們多一分鐘都不想再等了。”

              幾名楚懷龍身后的武圣,躍躍欲試的說道。

              楚懷龍轉身向回走,用力的擺了下手道:“走,去城中央啟動大城核心能……”

              “不好意思,你們哪也去不了了。”

              正當楚懷龍帶著人從城門返還出來后,還未上主路的他們便被一個吊兒郎當的青年給擋住了。

              這青年一頭銀發如雪,五官俊朗如妖,雙耳尖尖有如傳說中的精靈。

              他穿著一身筆挺的西裝,腳下踏著老人頭皮鞋,領口處還打著一個騷包的紅色領節。

              面對楚懷龍等一群人,這青年的臉上竟然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戲謔之色,不停的搖頭說道:“聽話,在這老老實實的呆著,呆上幾個小時,等劉風他們走了之后你們愿意干嘛在干嘛,但是現在你們真的哪也去不了的。”

              “豈有此理,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小子,你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這里是川都城,是我們的地盤?”

              “我看這混蛋是得了失心瘋了,竟然敢阻攔我們,不用和他廢話了,我先干掉他。”

              楚家高手們,大聲喝斥著,其中一名脾氣火爆的武圣朝著面前的騷包青年撲殺上來。

              “致命**!”

              可在這楚家高手撲到青年面前時,這青年突然眼中閃過兩朵桃色心星,使得楚家這位武圣突然面露迷離又透著滿足的表情來,而且褲襠處迅速鼓起而后又……濕了。

              在這種狀態之下,楚家高手別說進攻面前人,在某個瞬間,他似乎完全喪失了正常人的理智。

              噗!

              與此同時,那騷包青年右手向前一指,食指有如錐子般釘進了楚家這名武圣的眉心。

              “不,老三竟然被殺了。”

              “一招秒殺老三,他是怎么做到的?”

              “混蛋東西,在川都城殺我們楚家武圣,我知道有什么后果嗎?你到底是誰?”

              在這一刻,楚家人雖然還很囂張,甚至比剛才要憤怒得多,但他們卻不敢再隨意出手了,因為眼前的這個騷包青年,用實際行動證明了他是一個超級恐怖的存在。

              楚懷龍這老家伙更是眉頭緊鎖,道:“好厲害的一招精神力攻擊法門,我是看不出你這一招的玄妙之處,不過你在我面前殺我的三兒子,我是不能忍的。”

              “不能忍你想怎樣?要不你也來試試?”

              騷包青年朝著楚懷龍勾了勾手指,笑嘻嘻道:“我保證讓你享受到無與倫比的快樂,在快樂中死去,幸福的死去,來!”

              “那要看看到底誰死。”楚懷龍這老家伙此時眼中兇光大盛,手中拐杖一橫,身形轟然向前飆起,杖尖處由下向上戳起直指騷包青年心窩。

              “不錯,顯圣層次的大能,這一擊真的氣勢十足切威力不凡,然而……”

              騷包青年面對楚懷龍這一擊,雖然嘴上在給點贊,可是卻絲毫沒有懼意,并且眼中再次海軍起粉色星心,“然而……遇上了我,你還是弱得緊啊,誰讓你不聽話呢?那就讓你快樂到死吧,致命**!”

              嘎!

              楚懷龍已經很提防面前人的精神力攻擊了,他也是楚家高手中,唯一一個發現對方剛才秒殺老三是先用出了精神力攻擊的法門來。做為一個顯圣層次的大高手,楚懷龍自認為自己不會輕易中招,可結果他錯了。

              足有二百多歲的楚老頭,不但輕易中了招,而且還在頃刻間感覺到了一種不知多少歲月都不曾感覺到了激情快感,甚至腦海中浮現出了一系列不堪的畫面,而后……濕了。

              唰!

              騷包青年一招‘致命**’讓楚懷龍淪陷的同時,他的右手再次抬起,染著血的食指毫不留情的戳向楚懷龍的眉心,“好了,快樂的死去吧!”

              毫不夸張的說,別管楚懷龍是什么樣的頂級高手,可只要中了致命**,并且不在在剎那間恢復清醒,那就是死路一條。

              可在這時,楚家剩下的數名武圣同時沖了上來。

              “狂徒休要逞兇,敢對老祖宗下毒手,先過我這一關。”

              “該死的混蛋,你在兇狂也不過一人而已,來我們川都城撒野,我要打得你后悔跑出來裝高手。”

              “納命來吧,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死祭。”

              這些楚家武圣是真的發了飆,第一個沖上來的楚家武圣,使出了全力一拳砸騷包青年的面門。

              咚!

              然而,這騷包青年微微偏頭躲過了對手一拳的同時,他的拳頭由下向上勾起,重重的轟在了這名武圣的腹部,打得他后腰轟然向上拱起,恐怖的勁力透體而出,將對手后背衣物全部崩開,甚至后背的皮膚都已經炸開數道豁口。

              “弱,太弱了,看來終極地十八大城,也就烏城劉家、鬼城月家、宙城的伊萬德家族有些拿得出手的高手啊!你們楚家,底蘊不足。”騷包青年打完人,還開口嘲諷。

              可在他說話時,第二名楚家武圣到了他的身側,一記勢大力沉的橫踢,掃向他的腰際。

              咔嚓!

              然而,騷包青年腰身一擰,左臂橫肘一頂,狠狠的頂在楚家武圣的小腿迎面骨處,竟然將對方的腿骨折斷。

              “身體強度也這么低啊,真是太垃圾了。”騷包青年再次開口。

              “混蛋,你當我楚家人是什么?真能讓你為所欲為嗎?”

              就在騷包青年連傷兩人后,那楚懷龍終于恢復了清醒,這老家伙也顧不上濕了褲襠的羞恥,舉拳就要轟殺騷包青年。

              “致命**!”

              然而,這騷包青年毫無道德的對著楚家老祖又用出了這招足以讓人羞到地縫里的精神力攻擊,于是乎,楚懷龍老臉一紅,目光又變得迷離了起來。

              咚!

              同樣是在這時,第三個攻擊騷包青年的武圣殺到,可這騷包青年太猛了,他的雙眼看著楚懷龍,但右腳卻不知何時抬起,一腳悶在了楚家這名武圣的胸口處,踢得他轟然向后橫飛而起,胸口處崩發出一片噼哩叭啦的骨骼斷裂聲,并且一大口鮮血向天噴起。

              咚,咚咚咚!

              隨后,這騷包青年就有如一尊蠻不講理的魔神,將楚家近十名武圣打得個個重傷不起。

              沒錯,楚家全部高端力量,在這騷包青年面前根本沒有一戰之力。

              期間楚懷龍又清醒了三次,可是卻又接連三次中了‘致命**!’,別看楚懷龍是老牌的顯圣層次高手,可他畢竟年紀大了,連續五次那啥過度的射.出身體精華,不用打架就讓他有些虛脫了。

              “混蛋!你是哪來的變態?”楚懷龍五次那啥后,攤坐在地上,雙手捂著褲襠處,一臉羞憤之色的問道。

              “哎喲!你竟然敢罵我是變態,我看你是沒過夠癮啊,致命**!”騷包青年扭頭瞪了楚懷龍一眼。

              隨即,楚老祖的臉的又紅了,第六次……

              就這樣,楚家想借用川都城核心能源,加持界空武器去殺劉風的計劃徹底的泡湯了。

              他們在這騷包青年的阻擋下,根本寸步難行,而且全部喪失了繼續戰斗的能力。

              “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現在好了,你們在這反思一下吧,等劉風走了之后,我自然不會再阻擋你們。”騷包青年見楚家高手全部倒地不起后,背著雙手說道:“真是麻煩,本來我還要去香噴噴會所做spa呢,你們非得耽誤老子時間,我呸!”
          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