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aa3jw"><ruby id="aa3jw"></ruby></tt><mark id="aa3jw"></mark>

<big id="aa3jw"></big>

  • <output id="aa3jw"><ruby id="aa3jw"><dd id="aa3jw"></dd></ruby></output>
    <acronym id="aa3jw"></acronym>
    1. <output id="aa3jw"><ruby id="aa3jw"><address id="aa3jw"></address></ruby></output>
      <var id="aa3jw"></var>

      1. <var id="aa3jw"><delect id="aa3jw"><source id="aa3jw"></source></delect></var>
      2. <code id="aa3jw"></code>

      3. <meter id="aa3jw"><strong id="aa3jw"></strong></meter>
      4. <mark id="aa3jw"></mark>

        1. <output id="aa3jw"></output>
          燃文小說 > 歷史小說 > 至尊特工 > 第九百九十八章 當年的故事
              聽著這充滿都市氣息的新潮叫法,秦陽心中涌起兩分怪異感。ranw?en w?w?w?.?r?a?n?w?e?n?a`com

              如果在中海,被人這么叫,完全不會有任何的違和感,畢竟這年頭,從十幾歲的小伙子到三四十歲的中年都會被人稱呼帥哥,但是在這避世隱居的水月宗,就顯得有那么一絲格格不入的感覺了。

              好在之前鄭儷介紹過這個叫劉曉雨的姑娘來歷,秦陽知道她現在是一個在校大學生,所以這樣的稱呼也就不足為奇了。

              “是,我是秦陽,你叫劉曉雨吧?”

              劉曉雨從吊床上坐了起來,眼光有些好奇的看著秦陽:“你怎么來這里了,難道你是被宗主給抓回來的嗎?”

              秦陽笑道:“沒有,鄭宗主確實來了中海,我們見了面,我想嘗試下化解一下吳長老的怒火,畢竟隱門和水月宗其實并沒有什么過不去的檻……”

              劉曉雨微微有些驚訝:“你自己來的?”

              秦陽嗯了一聲:“對啊。”

              劉曉雨咂咂嘴,笑嘻嘻的說道:“你膽子倒是挺大的,我聽說吳長老的怨念可是很深的,你也不怕來了就走不了了嗎?”

              秦陽呵呵一笑:“吳長老對我師公確實有很深的怨念,不過我只是一個晚輩,想來吳長老作為前輩,也不會為難我一個小輩的吧。”

              劉曉雨嘿嘿一笑,眼光向著周圍看了兩眼,似乎擔心自己說什么被別人聽見一般。

              秦陽看她這個樣子,便笑道:“劉曉雨,你也是水月宗的人,怎么看待我們隱門的啊?”

              劉曉雨眨眨眼:“我只是水月宗一個小弟子,我的意見可是不算數的。”

              秦陽微笑道:“沒事,我就是討論下,我也做不了我師傅師公的主啊,我這次過來,是希望能夠化解這段恩怨,所以希望能夠知道一些水月宗的情況,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啊?”

              劉曉雨抿了抿嘴,看了看左右,稍微壓低了一點聲音:“水月宗里其實也分為兩派,一派覺得水月宗和隱門這樣斗沒任何必要,畢竟都是百年前的恩怨,而且隱門那位宗主最后也自愿的付出了代價,如今這般斗下去純屬給自己找麻煩……”

              秦陽眼睛一亮,看來水月宗中還是有人希望大家和平相處嘛。

              “還有一派,便覺得水月宗怎么也是大宗門,隱門人丁稀少,連隱門幾個人都壓不下來,還多次吃癟,這太損傷水月宗的面子,所以堅持向要斗下去,要斗到隱門徹底服軟為止。”

              秦陽苦笑,為了面子而做無謂的爭斗嗎,不過想想,人在世上,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為了一口氣做任何事情,不都是可以理解的嗎?

              秦陽想了想問道:“目前水月宗中,這兩種觀點,哪一種觀點的多一些啊?”

              劉曉雨低聲回答道:“不想斗的多一些,但是不肯罷休這一派領頭的是上一屆的宗主,也就是現在的太上長老吳長老,她的話哪怕是宗主也不好駁斥的……”

              秦陽對這一點倒是已經有所心理準備,微笑道:“也就是說,是否斗下去,最關鍵的人物就是這位吳長老,如果我能說服她,那我們兩個宗主便能化干戈為玉帛,是嗎?”

              劉曉雨點頭:“差不多是這樣,不過吳長老可不是那么好說服的,事情可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

              稍微停頓了一下,劉曉雨又擔心的盯著秦陽:“我跟你說的話,純屬私下討論啊,你可不要亂說啊。”

              秦陽微笑著保證道:“放心,我絕對不會亂說給你帶來麻煩的。”

              或許是秦陽的口氣很誠摯,劉曉雨松了一口氣,嘆了口氣道:“其實我也是希望你能解決彼此之間的矛盾,畢竟這么斗來斗去太沒意思了,如果是真的死仇,大家彼此往死里折騰,那倒也還爽快,可是又不是真的死仇,斗起來還要手下留情,這還不如不斗呢。”

              秦陽表情略微有著驚訝,想不到這劉曉雨的吐槽還挺犀利,不過她說的倒是有點道理,水月宗和隱門斗的是一口氣,為的是打服壓服對方,卻并不是真的像將之滅門滅派,所以反而顯得有些縛手縛腳的感覺。

              如果是死仇,當初莫羽見到柳賦語恐怕就直接下死手了,又或者水月宗的人直接沖自己暗中下死手,然后師公苗劍宮又對水月宗的人大下殺手……

              “你說的挺有道理,那你對我有什么好的建議嗎?”

              劉曉雨抿嘴笑道:“你隱門的人跑來問我水月宗的人怎么解決矛盾?”

              秦陽微笑道:“畢竟最了解水月宗的人,還是你們自己人嘛。”

              劉曉雨想了想道:“我估計你說服不了吳長老,除非你師公來,或許還有一點希望,吳長老和你的師公,當初……嘿嘿……”

              秦陽愣了一下,他知道吳長老和師公之間有恩怨,吳長老似乎對苗劍宮恨之入骨,可是劉曉雨最后這個飽含深意的笑容,難道她知道其中的隱情?

              秦陽眨眨眼,輕輕嘆了口氣,一副似乎自己也了解內情的樣子,輕輕嘆了口氣:“我隱約知道他們之間的一些事情……哎,可是事情不都過去這么久了嗎?”

              劉曉雨聽秦陽這么一說,嘿嘿一笑:“情之一字,又豈是時間可以沖淡的,如果能沖淡的,那就說明不是真情……”

              真情?

              秦陽眼睛下意識的睜大了兩分,師公苗劍宮和吳長老之間曾經有過男女感情?

              秦陽腦子里想著之前師公對這件事情態度,心中似乎有些豁然開朗的感覺。

              師公這個人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是為何獨獨在這件事情上卻是畏首畏尾,連見面的勇氣都沒有?

              師公實力可是達到通神境界的,距離至尊也就差那么一步之遙,這樣的實力又豈會畏懼?

              可是如果是因為私人感情,那一切就都說得過去了。

              秦陽繼續試探著問道:“劉曉雨,當年的故事,師公對我語焉不詳,我也是半猜半蒙,他們之間的事情,鄭宗主都不清楚,你竟然知道?”
          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