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aa3jw"><ruby id="aa3jw"></ruby></tt><mark id="aa3jw"></mark>

<big id="aa3jw"></big>

  • <output id="aa3jw"><ruby id="aa3jw"><dd id="aa3jw"></dd></ruby></output>
    <acronym id="aa3jw"></acronym>
    1. <output id="aa3jw"><ruby id="aa3jw"><address id="aa3jw"></address></ruby></output>
      <var id="aa3jw"></var>

      1. <var id="aa3jw"><delect id="aa3jw"><source id="aa3jw"></source></delect></var>
      2. <code id="aa3jw"></code>

      3. <meter id="aa3jw"><strong id="aa3jw"></strong></meter>
      4. <mark id="aa3jw"></mark>

        1. <output id="aa3jw"></output>
          燃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天帝是怎樣養成的 > 第1460章 古娜的震驚
              眼睛微微一瞇,楊小開目光首次轉向了曾經對戰過一次的古娜,“至道神器,帝顏么?”

              古娜一臉淡然,并沒有因為使用那堪稱作弊一般的神器而異樣,直接承認道:“沒錯!”

              楊小開點了點頭,收回了自己的拳頭,回到了自己剛才所在的位置,直接坐下,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火然??? ?文  w?ww.ranwena`com

              輕輕吐一口氣,古娜收起了自己的手掌,也沒說什么直接轉身,走回了蕭燃等人那邊。

              打,自然不會在打了。

              有帝顏庇護,楊小開根本沒辦法傷到對方。

              和天神祭的時候不同,站在遺跡之中的古娜,至道神器幾乎全程開啟,楊小開剛才那一拳雖然不能說最強力量,也用了七八層左右了吧。

              那種程度的力量,居然如同打在了黑洞上,全部的力量消失的干干凈凈。

              這尼瑪完全沒法打。

              在多的怒火,面對這結果,也只能吞下去,對于古娜,不,應該說對于神器帝顏,楊小開算是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相比較楊小開,回到自己隊伍的古娜,秀眉緊皺,臉色完全沒有對付楊小開時候的輕松表情。

              若楊小開對于古娜的神器是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那么古娜對于楊小開那就是直接顛覆性感受。

              隨著自己藏在袖子下手臂傳來的刺痛,仿佛數十根鋼針扎進手骨里面,疼得幾乎麻痹的感受,古娜內心無比心驚。

              托大了,也超出預料太多了。

              帝顏的功能,是免疫一切打擊。

              然免疫,并不代表消化。

              剛才那一拳,古娜可不單純只是免疫,更是皆有帝顏的能力,將楊小開的力量挪移到了別空間去了。

              如此一來,難免與之力量接觸。

              而就那一瞬間,觸摸著對方力量的手掌那就如同摸在了刺猬身上,數道勁力直接透骨而來,一時不察之下,吃了個大虧,手骨差點被震裂了。

              十極?不,似乎更多...。

              “師妹!!!”

              相比較暗自心驚的兩人,回神過來的伍疆臉色如同豬肝,眼中即有震撼,也有恐懼。

              為什么?

              因為他發現牧的實力,已然徹底超出了他的估計。

              雖然說一開始就知道對方會很強,但卻也不至于強到他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的地步。

              而最讓伍疆心寒的就是,別說最后那一拳了,若然不是這片區域的保護,剛才那一砸,就會要了他的小命。

              一個差點被自己害死的人,擁有者猶如捏死螞蟻一般捏死自己的實力,面對這個結果,伍疆怎能平靜?

              看著伍疆那仿佛吃人一般的表情,古娜搖了搖頭。

              對方莫名出手,她自然也十分不快,打狗也要看主人,更何況是自己的師兄?

              別以為剛才交手一下,她真的只是卸開對方的力量,其它什么都沒做,動手瞬間古娜直接就打算狠狠教訓一下牧,不僅是為了師兄的面子,更重要的是當初差點死在對方手上這件事。

              但一個很難堪的事情發生了,那就是她的力量,破不了對方的防御。

              并且這還是在將對方的力量全部挪到其它空間,自己的力量毫無保留打在對方拳頭之上下,幾乎沒有產生半點波瀾。

              暗手。

              傳自于無限城主之招,無聲無息,平靜至極。

              一旦打實,力量會直接滲透對方體內進行爆發,就算擁有至極防御,也絕對要吃一個大苦頭。

              原本無往不利,甚至于當初姜東來也吃了一個大虧的招式,完全沒起到任何作用。

              不僅如此暗手傳回來的反應,更是差點讓古娜咬到自己的舌頭。

              因為這種情況,她爹對她說過,天下間至圣境這個階段,想要無視暗手,唯有兩大完美體。

              一者,至極靈體。

              一者,至極肉身。

              至極靈體,靈魂無比圓滿,任何偷襲之招別說入體,只是升起就能有所感應,即便暗手也藏不住。

              至極肉身,從骨髓到皮膚完全至極,除非造化之力,同階之下完全無視。

              牧很明顯不是前者,只能是后者。

              想到這里,古娜內心真心有種崩潰的感受,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啊???

              別說沒法奈何對方,就算能,她也輕易不會那么去做。

              原因也很簡單,完美體的來源。

              完美體可不是修煉來的,只能是覺醒來的,血脈覺醒。

              而想要做到血脈覺醒,也就意味著其血脈源頭上,有一位無上,又或者說永恒大圓滿。

              光是背景,就足以讓古娜忌憚了。

              而很顯然的哪怕對方屬于孤脈,先祖死了的那種,古娜也不會輕易動手,原因也很簡單,血脈覺醒了的家伙可不需要悟‘死’,不對,應該說悟‘死’的重要性占比不高。

              真把人逼上極端,一旦他選著突破,自己是沒問題,伍疆他們全都得抓瞎。

              伍疆顯然不知道古娜心中的忌憚,當他看到古娜搖頭瞬間,本來血紅的眼睛,頓時變得更紅了。

              不由得,伍疆掃了一眼周圍其余幾人。

              相比較古娜,蕭燃幾人此刻有的情緒,只有一個,那就是滿心震撼。

              修士,毫無疑問以實力說話。

              起初不屑,冷嘲,那都是基于自己等人不弱于對方的關系,隨著楊小開實力爆發,瞬間在場所有人都明白了,眼前之人之強,已然可以揮手鎮壓他們了。

              無疑,相比較依靠至道神器的古娜而言,牧的實力更加讓眾人膽寒。

              畢竟,古娜雖然有神器,殺他們卻不容易。

              牧不一樣,一定距離下,他們連跑的機會都沒有。

              那被楊小開打了一巴掌的張揚更是,頭顱埋得很低,很低,低到脖子幾乎都看不見了。

              他敢直言出口,那是因為有底氣依仗,而那一巴掌,帶給他的可不僅是羞憤,更是驚恐,若然不是保護機制,剛才他差點就死了。

              看著蕭燃等人直接避開了他的目光,伍疆臉色不由越發扭曲,眼中紅光更勝。

              不過,始終以心靈至極,即便內心如海嘯波動,卻是半點也沒表現出來,只是如同正常受辱一般,在一陣的不甘心過后,低下了自己的腦袋,似乎泄氣無比。

              當然,表現雖然如此,能夠恩將仇報,能夠故意跑到牧面前惡心對方,伍疆內心是個什么模樣,已然不需要專門用語言去描寫。

              低下頭的他一瞬間,他不僅深恨楊小開,連帶著古娜幾人也一起恨上了,之前他若是將古娜當成最后一步的關鍵,無關愛恨,只是必然,如今的話更含了刻骨怨毒,且無法原諒。

              等著吧。

              當我將這個賤人給吞下的時候,你們所有人都要死,都得死。

              *******

              插曲,終究是插曲。

              在一陣尷尬氣氛過后,蕭燃首先開口了道:“古娜師妹,既然人都來齊了,是不是該準備突破了。”

              古娜點了點頭,很直接道:“嗯,也是時候該離開這個鬼地方了,蕭燃你在這里面最久,說說看,三角登天是個究竟是個什么情況?”

              “好的。”

              伴隨著蕭燃點頭,張揚等人的視線很快集中了過來,那對楊小開的恐懼都被壓制了。

              畢竟,相比較牧的恐怖,這個遺跡帶給眾人的感受才是真正的無比絕望,一點希望都沒有。

              若是可以,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的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永遠都不會回來,嗯,最起碼在進階掌握造化境之前,不會回來了。
          11选5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