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aa3jw"><ruby id="aa3jw"></ruby></tt><mark id="aa3jw"></mark>

<big id="aa3jw"></big>

  • <output id="aa3jw"><ruby id="aa3jw"><dd id="aa3jw"></dd></ruby></output>
    <acronym id="aa3jw"></acronym>
    1. <output id="aa3jw"><ruby id="aa3jw"><address id="aa3jw"></address></ruby></output>
      <var id="aa3jw"></var>

      1. <var id="aa3jw"><delect id="aa3jw"><source id="aa3jw"></source></delect></var>
      2. <code id="aa3jw"></code>

      3. <meter id="aa3jw"><strong id="aa3jw"></strong></meter>
      4. <mark id="aa3jw"></mark>

        1. <output id="aa3jw"></output>
          燃文小說 > 科幻小說 > 名偵探柯南之惡魔守護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黑衣騎士
              第三百四十八章黑衣騎士

              坐著老爸的車,我和“柯南”一起來到了帝丹高中,在老爸停好車后,我們便向著帝丹高中的禮堂走去。r?an w?e?n w?ww.ranwen`com

              不同于往日的書香氣息。今天的帝丹高中格外的熱鬧,還沒有走進校園,就能感受到在門口迎接客人學生們的熱情。順著人群走進校園內,迎面而來的就是高中生們特有的青春氣息以及學園祭的熱鬧與歡快。穿著西裝制服的學生們擺起了一個個零食甜點的攤位,招呼著校園中來往的學生和家屬。穿著小丑服,cos服的學生們正在給孩子們分發一個個同樣色彩歡愉的氣球。在不遠處的餐廳旁,還有穿好黑白女仆裝束的學生在招待客人們用餐。可以說將學校就是小社會這件事體現的淋漓盡致。當然,這是指在慶典慶祝方面。

              “嗯。。小蘭她們的演出地點是在體育館,我們就直接過去吧。”老爸看了看手中的宣傳頁,撓了撓頭不耐煩道。對于學生們的慶祝,實話實說,老爸并不感興趣。要不是為了送兩個孩子來參加自家女兒的演出,他寧愿這個時間窩在沙發里看沖野洋子的演唱會視頻錄影。

              跟著老爸一起走到演出地點的后臺,我們在幕布后面看到了正在閑聊的女孩子們。其中小蘭穿著公主裙,披著運動服的外套。一臉緊張的樣子令人有些擔心,而另外幾人分別是好閨蜜園子大小姐,以及特意從關西趕來的和葉,她們此時正在陪小蘭閑聊以緩解她的緊張。

              “沒有看到工藤呢。”志保左右看了看,并沒有發現工藤的身影,從而輕聲在我耳邊說道。“看來他有好好的藏起來啊。”

              “這個時候他要是敢在后臺露面,我直接就一巴掌把他按死了。”我撓撓頭發齜牙咧嘴的說著。“去吧,跟小蘭打個招呼。”

              “嗯。”志保請看我一眼,一個短短的呼吸后,便調整了自己的神態,讓自己更像個男孩子,而后便雙手插兜,一副平淡的向著小蘭她們走去,一邊走,我們還一邊聽到小蘭正在討論關于工藤的話題。于是借題發揮,志保一句輕聲的“原來,小蘭姐姐并不是只請了我一個人呀。”打開了今天見面的話題,然而志保的話語只吸引了小蘭的注意,剩下兩位女孩子的注意則是。。。

              “喲,好久不見了,和葉姐姐,園子姐。。嗚嗚嗚嗚,放開我!嗚嗚。。”不敵,敗退。

              “啊啦,柯南,你來了啊。”無視了一旁被蹂躪的我,小蘭一副含情脈脈的看著“柯南”說道。“怎么樣?病好了嗎?”

              “哼,這臭小子。”老爸不爽的按在了柯南的頭上,嚇得我一激靈。還好我給志保帶的假發質量不錯,要不老爸這么揉兩下非露餡不可。“他的感冒根本還沒好,我本來要讓他在家睡覺的,他卻答應了你非要過來,根本不理我的勸告。”

              “這樣嗎?”小蘭躬身關切道。“身體不要緊嗎?撐不住的話可不要勉強哦,回去休息就是了。”

              “沒事了哦。”志保輕聲回道。“小蘭姐姐,你今天真漂亮。待會兒肯定會有一大批男孩子被。。。”

              “小蘭小姐,麻煩你過來一下。”然而還沒說夠幾句話,后臺不遠處的一位俊朗的男性就喊住了小蘭,說是要討論一下劇本臺詞,定睛一看原來是帝丹高中的校醫新出。不過這么一打斷,倒是給了我們離開這里去大廳的時機,免得在多待一會兒會露出馬腳來。

              “那我們先下去了。”志保輕聲呼應,隨后便向著反方向走去,此時能夠裝出冷靜來,也是志保的功底夠高了,剛剛被老爸那一頓揉頭,估計她也嚇了一跳。而和葉此時也跟著我們離開了后臺,畢竟演出馬上要開始了,她在這里實在有些不合適。

              “對了小薰,什么時候在有空來我們大阪玩呀,我還有好多好吃的地方都沒帶你去呢。”一路上,和葉拉著我不住地聊著關于大阪的趣事。

              “嗯。。大概短時間都不行了吧,柯南的病還沒痊愈,之后不久我們就要考試了。”我蜿蜒推辭了和葉的邀請,一個是真的要考試了,另一個,之后幾天我還得去幫快斗解決蜘蛛的事情,是真的沒時間。

              “誒?這樣嗎?那。。那就等你放了假期來玩好了,我一定會好好招待你們的。”和葉不放棄道。

              “對了,怎么沒看到那個黑炭兄?”

              “啊,你說服部啊。”和葉沒有在意我的吐槽。“我也不知道,他這次沒有帶我來,我是自己偷偷跑來的,不過很奇怪的是,我到現在都沒有看到他在哪?”

              “該不會是迷路了吧?”我輕笑一聲道。

              “額。。應該不會吧。”和葉訕訕回應,隨后指了指前方。“走吧,我們的座位在那邊。”

              “嗨~~”

              蘭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惡魔的羽翼守護的羽翼

              【接下來要為您表演的是,由2年b班帶來的舞臺劇,溫吞的愛情,請各位觀眾拭目以待。】坐在座位沒多久,禮堂的燈光逐漸變暗,報幕員的聲音也隨之而來,演出即將開始。

              “神tm溫吞的愛情,是有多肉麻。。。”我不由捂臉為劇本名感到羞恥。估計也就園子大小姐能想出這種充滿童話浪漫的故事了,雖然這故事令人向往,但當它拿到臺面上時,也會讓人感到難為情,不過園子能夠這么有勇氣將它毫不臉紅的擺出來,嗯。。勇氣可嘉。

              “舞臺劇啊。”志保倒是饒有興致。“不知道和孩子們演的舞臺劇相比能夠好上多少。”

              “總比假面超人啊,哥斯拉啊來的好些吧。”我向身子左側的志保低聲吐槽道。

              為了避免志保被發現,于是我做了人形隔離帶,志保在我左邊,右邊則是老爸,在右邊是和葉。這樣的座位在幽暗的燈光下,志保幾乎不會被發覺了。哪怕我們小聲說話也是如此。

              “不過。。半天沒看到工藤呢。他到底去哪兒了?”志保四處看了看。并沒有找到工藤的影子。

              “咳咳。。。”

              我還沒來得及開口,一聲咳嗽便傳到我們耳邊。抬頭一看一個身穿墨藍色襯衫,帶著棒球帽的青年便悄聲坐在了志保的身邊。

              “工。。。不是吧?”志保將名字吞進了肚子,側過頭一臉狐疑的看向我。似乎是在問我緣由。

              “呵。。一個演蹩腳戲的人而已。”我咋舌輕笑。回頭看了看已經被舞臺劇吸引坐在另一端的和葉,不由的搖搖頭。“怪不得和葉說她是自己偷跑來的。”

              “這樣嗎?”志保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們還真是感情很好的朋友呢。”

              “一對好基友而已。”我聳聳肩偷瞄了一眼坐在一旁的青年。然后繼續對志保說道。“他既然會出現在這里,就證明工藤還在某處藏著。希望他能夠藏下去吧。現在這個時間可不是他應該出現的時候,先看演出吧。”

              “嗯。”

              “。。喲~蘭!演的好!”

              我和志保這邊才剛剛話落,在我身邊,老爸就開始對臺上大喊起來。臨末還對著眾人憨憨的笑道“哈哈,那個演公主的是我的女兒。”惹得大家一陣哄笑。坐在旁邊的和葉不住的扶額,另一邊的青年男子也無奈的搖搖頭。志保帶著笑顏順意側了我一眼,卻發現我并沒有對老爸的態度而感到丟人,因為只有我們自己家的人才知道,現在站在舞臺正中央,被聚光燈映襯的光華月容的小蘭是多麼的緊張,老爸的那一嗓子有七分其實是為了給小蘭緩解緊張而喊的。而坐在一旁的我,若是此時我是以成人的身體坐在這里的話,說不定我也會跟著老爸一起喊呢。

              然而,很遺憾的是我現在只是個小孩子,只能靜靜的坐在這里看著臺上自家妹妹那傾城的戎裝與傾國的容貌。眼中滿是無盡的驕傲與自豪,卻也帶著一絲遺憾與惋惜。

              “這么漂亮的姑娘,可惜便宜了工藤那小子。”看著小蘭緊張的情緒逐漸得到緩解,我不由得開始了吐槽,隨后還朝著左邊的青年側了側頭喊道。“你說是吧服部?”

              “嗯。。嗯?嗯!?噓。。噓。。。”青年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過了數秒才發現我喊的名字不對,然后急忙對我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后隔著志保小聲對我說著。“我真是。。我的偽裝有那么差嗎?”

              “就你這一口關西腔,我勸你還是把臉上的粉底擦掉吧。”我對服部揮了揮手,同時向另一側指了過去。“和葉就在另一側坐著,如果你。。。”

              “小蘭!快用你的空手道把他們都打倒!”話未落,另一邊的和葉已經因為舞臺劇而入戲太深了。全場的觀眾又是一愣,見狀,服部嚇得極快地摘掉了帽子,抹掉了臉上擦了厚厚的一層粉底。

              “真是太失敗了。果然這個方法行不通啊。”迅速擦掉粉底的腹部一臉無奈,同時將手按在了“柯南”的頭上一副沒辦法的樣子說道。“都說了不要和葉那個家伙來,她怎么還是跟來了。我還在想,如果假扮工藤跟這個小子一起出現就能打消小蘭小姐對他的懷疑的。。。嗯?額,不是,薰,你。。你瞪我干啥?我。。我沒得罪你吧!”猛然間,腹部感受到了一抹若有似無的冰冷氣息向著自己襲來。抬頭一看,這才發現坐在自己身邊不遠的蒼金發色少年此時雙眼正透露著冰冷的寒意。

              “把你的炭燒豬蹄從她頭上拿開。。。”一個刺骨的聲音即刻向服部襲去,嚇得服部直打冷顫,而后飛快的收回了放在“柯南”頭上的手。

              “喂。。喂喂,我說你這是怎么了。。。”滿臉疑惑的服部完全不明白現在的狀況。

              “你們兩個消停一點。”被夾在中間的“柯南”不耐煩的說道。“演出要到**部分了。”

              放棄了與服部的不滿,我將視線再次移回舞臺,只見舞臺劇確實已經來到了最激動人心的部分,隨著幾根黑色的羽毛在聚光燈下緩緩飄落,所有觀眾最為期待的黑衣騎士終于登場。

              從舞臺的高處跳落,手中的長劍急速抖動,幾名敵人立刻被劍刃所傷。

              “是。。是黑衣騎士!快逃!”扮演敵人的學生們十分盡力的表演,并在片刻間就將舞臺留給了黑衣騎士和他的公主。

              “最近幾次接二連三的幫助于我的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舞臺上,拋開緊張的小蘭已經完全入戲,隨著劇情的推進,她也逐漸的找到了公主的感覺。“全身包裹在黑衣中的無名騎士啊,如果你肯實現本公主卑微的愿望,就請你取下你那漆黑如夜的面具,以真面目面對我吧!”

              然而,黑衣騎士并沒有理會公主的言語。只是伸出雙手,將公主輕輕攬入懷中,下一秒,兩個人的臉頰越靠越近。而就在這一瞬間,整個會場都沸騰了起來,是啊,吻戲,這正是高中生們最想看到的,雖然老爸都發了瘋一般的想沖上臺去臭揍一頓那個毛手毛腳的騎士,卻被和葉極力的拉了回來。另一邊,我和志保交換了一下眼神,彼此都明白了,突然改變的劇本,以及工藤真正的去向。

              兩個人的唇仍在逼近,所有觀眾都屏住呼吸期待兩唇相交的那一刻,很快的,小蘭已經能夠感受到對面來人的呼吸,卻不知為何絲毫沒有想要躲閃的意思。明明借位就可以完成演出的她,卻在這一刻真的想吻上去。

              “新出醫生。不。。這種感覺是。新。。一。。”

              “。。。呀啊!!!!!!”

              就在兩人的唇僅僅距離不到三厘米的距離時,一聲極為違和的尖叫打破了這浪漫的一幕。場地燈光大亮。在觀眾席的中央,一名帶著眼鏡的男子面色掙扎的倒在地上一動不動。手還死死地掐著自己的脖子。

              “。。。急性中毒,沒救了。”站起身,我向著下方的男子看了一眼,隨后搖了搖頭。“志保。”

              “嗯?”

              “我去準備最壞事項了。”

              “誒?你確定他會出手?那怎么不去攔他?”志保疑惑。

              “我更想給他一個銘記一生的教訓。”說著,我從懷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機。“只要他敢站出來的話。”
          11选5玩法技巧